葭葭葭月

太懒了(= ̄ ρ ̄=) ..zzZZ

【昕博】我还是很喜欢你(BE大概?)

一篇上课时莫名其妙出现的文章,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。
完全意识流是我的锅
结局变成这样是我的锅
ooc是我的锅
一切都是我的锅
不喜请各位小天使轻喷
圈地自萌,请勿上升真人!
我是一个立志大学毕业后要当体(ba)育(gua)记者的人,请看我的正经脸!

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

阳光照着大地,给街道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, 笔直的柏油马路上铺满了金色的杨树叶。

风吹过来,吹落了几片树叶,也吹得地上的叶子翻了几个跟头。

路的尽头,是一个年代久远的军区大院,严肃简洁的大门正中央挂着一个明晃晃国徽,与国徽在同一个中轴线上的是一面崭新的国旗。老式的砖瓦房在旁边新式两层小楼的衬托下,又显的老旧了几分。

吱呀一声,一扇已经掉色的漆红色的门被推开。一个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女人走了出来,站在门侧,用手固定住门,一个男人两手提着东西侧着身子走出门来。大概是收拾东西的缘故,男人的头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,而他的外套也交到了女人手中。“就只有这些了吗?”女人用力的把门关上,边扣锁边问。“就这些了,能找的我都找了。”男人接过女人递过来的衣服,抬起另一个空闲的胳膊擦了擦头上的汗。“哦,那走吧。”女人提起地上的一个袋子。“再等会儿。”男人不知何时点上了烟,“我再看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 男人盯着已经被锁住的门,口中吐出的烟雾模糊了视线。

“哥,你说,我将来能不能像爸爸那样穿军装呀?”一双稚嫩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。他用手轻轻刮了刮对方的鼻头道:“嘿呀,你先是练好身体吧,天天生病,人家部队一准儿不要你!”

“小瞎子?小瞎子!”大眼睛笑得变成了小眼睛。他撸了一把大眼睛的头。“叫什么呢,没大没小的!”“哥,他们都说你看不清东西,瞎。”“去去去,我这叫近视!”

“瞎子,我跑步这次第一名呢!”那双大眼睛里藏不住的喜悦。他又刮了刮对方的鼻头,“人家部队里还得会打枪呢!你看你瘦的,枪都比你重!①”

“瞎子,新婚快乐。我呀,要去读军校了。”大眼睛还是看着他,眼神里分明的不舍。他刮了刮对方的鼻头,笑着说:“去了就好好学,你不是从小就要当兵嘛!”

烟雾散尽,男人眨了眨干涩的眼睛,转身对女人说:“走吧,不早了。”女人点了点头,提起一个袋子,转身上了车。

黑色的辉腾轿车在路上奔驰,卷起了铺在路上的金色的树叶。车里放着舒缓的小提琴曲,是女人最喜欢的那首。午后的阳光照进车里,暖洋洋的。男人的手紧握着方向盘,冰凉。女人也不说话,静静的注视着前方的路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车子在一处公墓前停下,男人和女人谁都没有动。最终,还是女人打破了沉默,“知道你俩感情好,我就不跟着下去了,好好陪人家说说话。”说着,女人伸出手,整了整男人的衣领,又轻轻拍了拍,“去吧,去吧。”男人拍了拍女人的手,转身下了车。提着两个袋子走向一块墓碑。碑上的照片里,那双大眼睛依旧闪着光辉。

我想我还是很喜欢你,像老故事里的泛黄桥段,半聋半哑,失了生息。


END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①一点小私心,博er小时候有点瘦,就当是ooc吧。

排版什么的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😂

评论(6)

热度(13)